发表于

Caesar尽力了。

猫咪

总是寄温馨来信给我们的Caesar和Merumo的饲主又寄来了一封信。

○平成22年12月15日的来信

前略
Caesar踏上了往天国的旅程。
托潘飞龙的福,让它不需要受医院的照顾,
到前几天为止都还让我用相机拍它。
Merumo它们也一直在它身旁守候。
它的同伴总是待在附近。

Caesar手一动,像是用手把Bonaza叫过来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只剩下Bona这个男孩子,搞不好在拜托它当下一任班长・・」
我们是这麽说的。

「大概还可以撑一阵子吧。」我总是这麽想,不勉强用流质食物,她也努力过来了。

眼睛耳朵没有问题。

但皮肤不太好(一直是用消毒用酒精擦去脖子周遭的化脓的伤口。)
当然我想後脚渐渐没办法活动,排便变成最後的问题。
便後的样子总是让我很担心,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

後来身体渐渐变差,後脚将近不能自由活动的某一天。
Caesar在晚上自己从3楼跑到1楼,把我吓了一跳。
因为夏天炎热的日子还在持续,我说了「它好像很想到外面」就在傍晚
把它抱到家门口前的栋树下和附近的停车场,
我帮抬着它的後脚,Caesar用前脚一步步走。
Caesar好像很高兴。有几天就是这麽度过的。

我总是会很Caesar说很多话。
有次逞强给它看,也说了些会被Caesar笑的话。
(我可活不了千年啊)Caesar大概笑了吧。

它是在9月20日敬老日,祭日,傍晚7点20分左右过世的。
前天是星期天,让我能很细心地照顾他,
看它没食欲又吐的样子就有特别留意看照,
但还是在9月20日迎接它临终的时刻。

那天我们正在准备晚餐所以人在厨房。
Merumo则是陪在Caesar身边,它就这样静静地往天国出发了。
等我们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过了1~2分钟。辛苦你了。你努力地活着了・・我当下是这麽想的。

Bonaza在装有Caesar的纸箱还没盖起来的时候,
用力地镑镑镑地敲了盖子,让人有点想哭。

之後我先生开车去买保冷剂,女儿一直跟在我身边,
我到附近的店买菊花,就站在哪里,在花的前面发呆了好一阵子。
注意到柜台的人用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拿着花和篮子的我,这时我才回过神来。

隔天早上,把它带到之前火化Robin和Petty的火葬场火化了。
Merumo总是会一起跟着上山。

Merumo现在因为下排牙齿掉了,我将食物用搅拌器弄碎後再给它进食。
它还有食欲,散步也O.K.
潘飞龙不管是粉还是颗粒都有在继续吃。

两只16岁的波斯猫,Bonaza和Orora每2~3天让它们吃一颗。
潘飞龙 H是我活力的来源,我也有在持续服用。
也因为身体健康,现在能这麽有活力地照顾宠物们。
每天都能充满笑容真的很幸福。
家人和宠物们总是思考很多,
用(对健康)好的饮食和好的营养保健食品,这麽多年我们一直在努力。
果然还是和自己自身的健康有所关联・・
才能继续充满笑容地过生活・・・
然後才能工作还有打好与许多人的关系・・这是我今天想到的。

透过网路认识Caesar们的各位,
请看Caesar最後的照片。

这是在去世的两天前,它看向我这边。谢谢你们。
天气变冷了大家要保重喔。

追记 Caesar是只特别的猫。我想我是被选择来当它的饲主。
*Caesar原本是附近大型市场里宠物店的猫,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困扰它长太大(还不是成猫)在炎热的夏天,它被放到了一个生了锈的小栅栏中(放在店外面)。

当我结束购物经过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东西的存在。
有只猫手穿过栅栏间的空隙正在向我招手。

我走近看它,然後用剩下的钱买下它用纸箱抱了回家。
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养猫。比22岁还老也说不定。不知道它什麽时候生的。

SCN_0001.jpg

DSCN3528.JPG

Caesar ・Merumo的饲主○○敬上

〜〜〜〜〜〜〜〜〜〜〜〜〜〜〜〜〜〜〜〜〜〜〜〜〜〜

我一边流着泪读这封信。
我们好几次都收到这位饲主的来信,对敝公司的工作人员来说Caesar就像是家人般的存在。

只要是有生命的东西,总有一天都会面临死亡。
潘飞龙在最後如果能多少减轻宠物痛苦的话我们感到很高兴。

愿Caesar的灵魂能得到安息。

Caesar尽力了。插图2